西京骨科医院提醒你:
学科文化
学科展室
 
 
 
 
你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 学科文化

纤毫之间挥洒精彩人生--裴国献教授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7/12 13:01:28

 记著名骨科专家、第四军医大学西京骨科医院院长裴国献教授

在细如发丝的0.5毫米血管上,他如行云流水般一小时内缝合40余个吻合口,每个吻合口4—8针,曾3年内个人完成严重复杂肢体损伤修复手术700多例,手术成功率近100%。
在失之毫厘就可能断送病人一生幸福的显微镜下,他创造了国际首例四肢同时离断再植、亚洲第1、2例(世界第3、4例)异体手移植术等多个世界或亚洲首例。
他在国内最早开展负重骨组织工程研究,创新性地提出组织工程化组织构建的血管神经化理论,在国际上首次于大型动物体内构建成功带血管的组织工程化人工骨,以此修复缺损的羊胫骨获得成功,并已进入临床前期阶段。
科学家应该“会做、会写、会说”,著名骨科专家、第四军医大学西京骨科医院院长裴国献教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认识裴国献,是在一个午餐桌上。有人介绍说,这是著名骨科专家、西京骨科医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心中顿时起敬——科学家是引领人类进步的人。交了很多科学家朋友,感觉他们都特别值得敬重。再握手一看,酷似毛主席嘛。席间交往,果然,不仅形像,而且神似。举手投足间,大气、随和,让人感到可敬、可亲。
裴国献很健谈。接下来的采访,我们了解到这位科学大家的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开拓性的科学成果、创新型的管理模式。
显微镜下创奇迹,纤毫之间写人生。从15岁入伍的连队卫生员,到将军教授、海内外知名创伤骨科专家,从医40年。
传奇,裴国献!敬佩,裴国献!
“好学”铺展了起步的舞台
以下细节都是被媒体反复报道的裴国献创造的奇迹:
在细如发丝的0.5毫米血管上,他如行云流水般一小时内缝合40余个吻合口,每个吻合口4—8针,曾3年内个人完成严重复杂肢体损伤修复手术700多例,手术成功率近100%。
在失之毫厘就可能断送病人一生幸福的显微镜下,他创造了国际首例四肢同时离断再植、亚洲第1、2例(世界第3、4例)异体手移植术等多个世界或亚洲首例。
他在国内最早开展负重骨组织工程研究,创新性地提出组织工程化组织构建的血管神经化理论,在国际上首次于大型动物体内构建成功带血管的组织工程化人工骨,以此修复缺损的羊胫骨获得成功,并已进入临床前期阶段。
……
再翻阅他厚厚的简历,还可以看到无数辉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评审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评审专家;先后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学技术专家、全国百千万人才工程首批入选、总后科技金星、全军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被总后勤部确定为首批院士后备人选。
然而,采访中,裴国献却很少提及这些曾经的辉煌,只是用最朴实的语言讲述了农村孩子入伍后如何从最基层一步步奋斗出来的励志故事。
1969年,刚满15岁的裴国献应征入伍当了一名连队卫生员。两年后,由于“好学”,他被组织推荐到济南军医学校学习,3年后毕业分配到济南军区某师医院工作。
成功的起步总是与很多残酷的现实相关联的。
多年以后,裴国献依然记得那一幕。一天,他正在门诊值班,一个30多岁的汉子,背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狂奔而来,手里攥着血淋淋的4个断指。裴国献急忙抢救,但手术未能成功。那些日子,小女孩的残手不断在裴国献的眼前晃动,而这只残手背后的数字更令他心痛:全国每年有上万名断指(肢)患者因为得不到及时救治而终身残疾。
“那也许就是我立志当一名创伤外科医生的初衷吧。”裴国献说。然而,他当时没有想到的是,这却是一条异常艰辛、满是荆棘的道路。
“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裴国献很好地实践了爱迪生的这句名言。他学得越多,工作越努力,越觉得自己的知识欠缺,他把每月工资的三分之一都花到买书上,把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到钻研医学理论上。无数个夜晚,当别人在牌桌、酒桌上消遣时,他却在当地夜校苦学外语与医学知识。他经常连吃晚饭都顾不上,刚忙完工作便拿起两个馒头跑到夜校上课,但那也是他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没有捷径,就是好学,凭着不服输的劲头学。越学越发现不会的东西越多,就越想学。”时至今日,“好学”这个词一直不离他左右。
裴国献的勤奋好学,深深打动了院长马文的心。为了不埋没这棵“好苗子”,马院长倾情长信,将裴国献推荐到自己同学、89医院院长、著名创伤外科专家王成琪那里。
环境一变天地宽。在89医院,裴国献真实地接触到了显微外科。“最初,我们拿大白鼠的尾巴进行缝合训练,血管很细,只有0.5毫米。在显微镜下做手术,手术缝合使用的线比头发还要细,而且一场手术至少要2个小时。必须聚精会神,不能挠痒,不能咳嗽,因为手术区仅有五分钱币那么大小,稍一动,病人的血管就可能找不到了。”多年后,裴国献回忆起当初手术训练时的情形,依然觉得“艰难”。从那时起,这样的手术裴国献一做就是几十年。
那时,89医院都知道裴国献是一个非常“好学”的年轻军医。白天,他积极参与、观看别人做的手术,回去后第一时间把手术记录整理出来。在89医院3年里,裴国献光手术记录就抄了厚厚的几大本。晚上回来后,就着微弱的灯光,他夏天坐在小蚊帐里,身上搭着一个湿毛巾看书,冬天就围着煤火炉学习。
经过王院长等前辈的精心打磨,裴国献很快就能独立完成手和手指再造、肢体严重复合伤的显微修复与功能重建等复杂疑难手术。他成了王院长最得意的弟子。
“好学”铺展了裴国献起步的舞台,而一位位“伯乐”却成为他腾飞的翅膀。
为患者初试牛刀露锋芒
1986年,裴国献调到济南军区郑州153中心医院工作。在这里,他的人生事业掀开了新的一页。
1990年9月22日下午,正值北京第11届亚运会开幕式实况转播时间,郑州城里万人空巷。突然,一辆救护车一路呼啸着驶进153医院。车上抬下来一个血人,叫牛安水,是河南巩义市的一位农民,被人砍下双手和双脚,伤情极其危重。
年仅36岁的裴国献指挥若定,即刻组织15人抢救小组,4台手术同时展开。9个多小时后,缺血达22小时30分钟的四肢全部被接活!如今,伤者四肢功能恢复良好,可以行走,骑自行车,还可以干一些较轻的体力活。
“这是世界创伤外科史上的一项奇迹,填补了创伤外科领域的一项空白。”中国显微外科巨擘、被誉为“世界断指再植之父”的陈中伟院士当时评价说。

[1] [2] [3]  下一页

版权所有:西京骨科医院
电话:029-84773524 传真:029-84773524 Email:gumishu@fmmu.edu.cn 
陕ICP备06008626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乐西路15号 邮编:710032 技术支持:奈特星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