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骨科医院提醒你:
学科文化
学科展室
 
 
 
 
你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 学科文化

手外科的成就与忧虑--访著名创伤骨科专家裴国献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9/17 17:35:19

         采访裴国献前,他刚扮演成毛泽东向大家问过好,记者还以为他是位特型演员呢,一采访才知道,这位容貌酷似“毛泽东”的专家,在医学上有着不平凡的成就。
  从简历中,我们能感受到裴国献的成就:1954年10月出生,现任全军骨科研究所所长、第四军医大学西京骨科医院院长,曾任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原创伤骨科中心主任、解放军153中心医院副院长,现为军队专业技术少将,医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裴国献在肢体严重创伤的修复与重建方面造诣颇深,擅长四肢严重骨与关节损伤的治疗及手外伤的修复与功能重建,取得了多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创新性成果。
  他现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际复合组织异体移植学会秘书长、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审专家、中华医学会显微外科学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华创伤骨科杂志》总编辑等20余项学术职务。他还被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医学院和威斯康辛大学医学院聘为客座教授。他1994年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学技术专家”称号;2000年被总后勤部评为“科技金星”;2002年获军队最高科技人才奖“军队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他的专业,就是在显微镜下做手术,缝合比头发丝还细的血管,一小时内缝合40个吻合口(每个吻合口缝有4~8针)。他还曾在5年内个人完成断指(肢)再植手术700多例,手术成功率接近100%。
  专访,在他不时爽朗的笑声中愉快地进行着。
  根在河南,情牵153
  记者(以下简称记):裴教授您好,听说您是河南人,在河南工作过10多年?
  裴国献(以下简称“裴”):是的。我是临颍县人,是个农家子弟。从1986年6月到1994年8月,我在153医院工作了8年。对家乡,我感情很深;对153医院,我终身感念。在153,我完成了从开创到立足的过程,奠定了我在学科中的地位。
  记:这怎么讲呢?
  裴:来153医院之前,我在解放军89医院的全军创伤骨科中心工作,完成了知识学习和经验积累过程,但一直没有挑大梁,是153医院给了我全面锻炼的机会。
  1990年3月,153中心医院手外科中心建立,我任中心主任,那年我35岁。当时中心就设在郑州市文化路101号的河南省军区干休一所一座临街楼上,中心的目标是两年内晋升为济南军区手外科中心,5年内晋升为全军显微外科中心,经过大家的努力,这两大目标都提前实现了。到1994年,我考取钟士镇院士的博士生为止,我们中心共开展新技术、新业务76项,做手术6000多台次,断肢(指)再植2700多例,再接肢(指)3600多例,创造了年再植例数全国第一。其中手指再造、严重肢体创伤和骨与关节手术200多例,成功率100%,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没有153医院给我的平台,哪里会有我今天的成绩?
  世界奇迹,153名声大噪
  记:裴教授,在人们的头脑中,断肢复原是挺神的事儿——手都断掉了,血管、神经、骨骼也都断了,咋能原原本本地接起来呢?
  裴:初想起来,的确太难。但是,我们运用高倍显微镜,将断肢放在显微镜下进行对接缝合。我们中心成立时,病号并不多,由于当时信息不畅通,许多人不知道断指能复原。新闻媒体对一个重伤者的报道,让大家认识到了这种手术的优势。
  记:这是怎么回事呢?
  裴:时隔这么多年,这件事我记忆犹新。1990年9月22日,正值第11届亚运会开幕式实况转播,大家都在看开幕式。突然,我们中心一路呼啸来了一辆救护车,车上抬下一个血人,名叫牛安水,是巩义市农民。因为闹宅基地纠纷,被自家兄弟追砍,身中十余刀,并被乱刀砍下双手和双脚,眼看奄奄一息的病人和断掉的血淋淋的手、脚,耳听病人亲友一片呼天抢地的哭喊,我的心揪得紧紧的。
  记:对手术没把握吗?
  裴:挑战挺大。四肢同时离断且再植成功,在世界上尚无先例。但如肢体不再植,这位农民即使能保住性命,也必定成为终身残疾。
  我下了决心:不但要做,还要确保成功。我们组织起一个15人抢救小组,四台手术同时展开。经过9个小时零10分钟的紧张手术,牛安水缺血达22小时30分钟的四肢全部被接活!
  记:现在他情况怎么样?
  裴:我们还经常保持着联系,现在牛安水四肢功能恢复良好,可以行走,骑自行车,还能干一些较轻的体力活。
  记:这件事,是不是特轰动?
  裴:是。经媒体一报道,几乎地球人都知道断肢能做复原手术了。之后,来我们中心的患者多了起来,病房常年暴满。
  异肢移植轰动世界
  记:听说您不但做断肢复原,还成功开展了异肢移植?
  裴:是,我们做的是世界第三、第四例异体肢体移植手术,是同时进行的,都成功了,相当轰动。
  记:当时是什么情况呢?
  裴:1997年,我在第一军医大学读完博士学位后,创建了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创伤骨科。1999年2月,我去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访问,得知不但法国在1998年成功开展了全球第一例异体肢体移植。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也在一周前完成全世界第二例异体肢体移植手术。
  当时我想,为什么我们不做?回国后,我的想法得到了钟院士和医院的肯定和支持。1999年9月的一天,我们同时开展了亚洲第一、第二例,世界第三、第四例同种异体手移植,获全面成功。
  记:是什么样的手术呢?
  裴:两位患者在事故中永远失去了右手,我们于1999年8月分别给他们"嫁接"了脑死亡患者的手。2000年9月,公安部一级英模姜某在南方医院接受了亚洲首例双前臂异体手移植。术后患者用异体手能够完成做饭、下棋、打球等精细动作,还能拎起10斤重的水桶。
  记:对两例手术,社会上反响如何呢?
  裴:第二年,在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举办的第三届国际复合骨移植大会上,这几个成功案例发布后,被誉为"中国广州经验"。这一成果也被评为2000年度中国医药科技十大新闻。
  手外科的忧虑--大医院不愿做,小医院做不了
  记:不但能将自己的手接上,而且失去了自己的手,还能接别人的手,太好了。
  裴:是个好消息,但也不能过于乐观。目前,断肢复原术推广不开。
  记:这怎么讲呢?
  裴:不必讳言,我国的显微外科在国际上一直居于领先地位,但很多大型综合性医院却并不愿意做,而且在功能重建上,大家探索不够。
  记:为什么呢?
  裴:太辛苦,收入低。说辛苦,是因为费眼、劳颈、伤手。做手术,必须得在显微镜下做,手术视野仅5分钱硬币大小,非常累眼;手术一做就是几个小时,医生得一直弯腰勾头,都患上了颈椎病,比如我,颈椎病严重时苦不堪言。由于右手长时间捏着肉眼根本看不见的针不停地缝合,手部肌肉萎缩得厉害,我的右手由于萎缩,被人戏称为"六旬老人的手"。
  至于收入,由于手术收费由国家确定,对于难度、风险相当大的手外科手术,定价与付出不成正比,影响了医生的收入。因此,一些综合性大医院不愿意开展这一业务。许多大医院不做,小医院又做不了,这样会使一些患者失去救治机会。

 

版权所有:西京骨科医院
电话:029-84773524 传真:029-84773524 Email:gumishu@fmmu.edu.cn 
陕ICP备06008626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乐西路15号 邮编:710032 技术支持:奈特星网络公司